白天的太阳像是要把整个世界燃烧殆尽一般,鼓足了力气照耀着树林,直到傍晚才有些凉意。

一个男人出现在树林旁的峭崖边上。他经常出现在那里,总是在老地方站着——在那盘根错节的老树林出口处。

然后他就向天空凝望。

男人一动不动地站着,湿润的眼睛黯然无光。他有些虚弱,但还算健壮,黑色的风衣下支撑着伤痕累累的肩胛骨。

明明只是一天的结束,天空却像再也不回来似的,拼足了力气灿烂地谢幕,于是就展现出了这些美丽的云霞,甜甜的,甜得怅惘。

“太阳下去了。”

男人叹了口气。

“苏醒的时刻,就要来了。”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